送你一颗柠檬糖

第三十八年夏至

这个其实我很久以前就想写了,但一直拖到现在就算是新年礼物吧。
不过这可能是最不像第三十八年夏至的第三十八年夏至了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正文:
执明是北平极有势力的军阀世家执家的独子,执老爷去的早,执明是执老爷子带大的,也不知是不是被执老爷子熏陶的,也特别喜欢听戏……

执明第一次见到慕容离是在执老爷子八十大寿上。执老爷子爱听戏,于是在八十大寿上便请了当时北平的名角慕容离。说来也巧,执明爱听戏,却一直没机会听慕容离唱的戏,执明听闻那慕容离不仅戏唱的好,而且虽为男子但扮起旦角却是极美。现下有这个机会执明自然是要去瞧瞧

一曲唱罢,慕容离下台更衣。执明觉得这慕容离确实唱的不错,且扮相确实美。执明突然想到不知那慕容离卸去脸上的脂粉后又是如何,执明此时正是少年,自然有着少年人的冲动,此时又好奇,便偷偷去了后台找慕容离

待执明找到慕容离时,慕容离早已卸下身上的戏服换上了一身暗红色长袍,脸上的脂粉也被尽数拭去。执明觉得不施粉黛的慕容离才算惊为天人,“当真是个秒人”执明不禁脱口而出。慕容离听见眼前之人这话,便觉着眼前之人和以往见过的那些登徒浪子一样,不过是贪恋他的美色罢了,正欲离开,执明一看慕容离要走了,急忙拦住他。不知怎的,一向口齿伶俐的执明在慕容离面前变的结结巴巴
“那……那个,你……你叫什么名字”
说完执明就想给自己一巴掌,他既然来这找慕容离又怎会不知他的名字呢。
“……在下慕容离”
“那……那个我叫执明……幕…慕容离这个名字叫着怪拗口的,我,我就唤你作阿离吧,就这么说定了,我先走了”
执明怕慕容离拒绝,把话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跑了

此后,执明因为军营没什么事就天天往那梨园跑,特意去捧那慕容离的场,待慕容离下了台,便跑到后台去给他送花送东西,每天都变着法的送慕容离送东西,恨不得把这世间所有的宝贝都捧到慕容离面前,送给他。但每次慕容离都不收那些宝贝,只收羽琼花。其实起先慕容离连花都不想收,但东西都不收执明就会在旁边可怜兮兮的看着他,慕容离受不了,便收下了羽琼花

慕容离起先以为执明和那些登徒浪子一样只是垂涎他的美色,便对他极为冷淡。但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执明却仍对他极好,甚至是越来越好……慕容离的心上虽有一层坚冰,但这层坚冰却也在这一天天中渐渐被执明给捂化了。只是慕容离不敢在执明面前显露出来,他怕,他怕执明对他只是逢场作戏……

直到后来……执明捧着一根打磨有些粗糙的血玉簪子到他跟前送给他,慕容离看着执明手上一道道小口子心疼极了,他的手轻抚在执明的手上“疼吗”“不疼”执明摇摇头,将簪子放到慕容离手中
“阿离看这个,这个是我亲手做的,阿离喜欢吗”
“喜欢”慕容离点了点头
“阿离喜欢就好”
  ……
“执明,你,喜欢我吗”
“…喜欢!”
“那我们结婚吧”
“…好!”

执明和慕容离结婚后,时局动荡,执明往军营跑的次数越来越多,后来不但整天待在军营里还总是到半夜才带着一身疲倦回来,有好几次还因为太晚直接睡在军营里。有一晚,慕容离躺在执明的怀里问他
“执明,是不是快打仗了”
“嗯”
“那,到时候你会上前线吗”
“…可能会”
“那……”
“阿离,如果到时候我上了战场你就在家里乖乖的等我回来好吗”
“可是……”
“阿离,战场上太危险了,我不想你受到任何伤害,再说了,你如果去了,我会分心的,所以,乖乖在家里等我回来好吗”
“…好吧,那你一定要回来”
“嗯,我答应你”

……

后来国家处于风雨飘摇之际,执明不得不亲赴前线,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慕容离,于是在临行前就将慕容离的后半辈子都安排好了。
执明出发那日,天刚擦亮。慕容离穿着一身素色长袍来送他,执明夸过慕容离穿素色最好看,如谪仙一般
“执明我等你回来”
“嗯,我一定会回来的,到时候我要阿离唱戏给我听”
“好”
然后执明在慕容离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

……

三十八年后

一个穿着素色长袍的人正拿着一张他一直珍藏着的照片,那照片上的人是执明与慕容离。那人摩挲着照片道“…执明,三十八年了,你怎么还不回来,你不是说你一定会回来吗,你不是还要听我给你唱戏吗……”

……

评论

热度(9)